见证40年 接续幸福力

来源:长沙晚报 发布日期:2018-12-19 13:51:21
打印

  “宁要河东一间房,不要河西一栋屋。”一句老话道出,一江之隔曾是繁华与荒芜的分界线。

  1978年,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号角,湘江西岸自此进入跨越发展的黄金40年。时针拨回到2018年,长沙市湘江过江通道已达11条,昔日的荒山郊野已嬗变成集名山、名水、名洲、名城于一体的旅游休闲新城。

  

 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——552平方公里的岳麓大地上,每天都在上演发展奇迹。

  岳麓山下,琅琅读书声愈加响亮,万众瞩目的国家大学科技城让千百年来的湖湘精神有了新的外延,点亮了“湖南硅谷”的金光大道;昔日荒芜之地已成“中部磁场”,国家、省市战略一个个在这片热土上落地,商业巨头、总部基地纷纷抢滩;从土砖房到洋楼,从吃不饱饭到坐拥百万元甚至千万元资产,百姓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……

  年复一年,扎根在岳麓大地上的人越来越多,获得感越来越足。改革开放40年,他们见证,他们经历,他们感恩,他们分享——

  

  一座城市因教育而兴,一座城市因奋斗而兴。图片均为岳麓区委宣传部提供

  岳麓山下好读书,岳麓山下读好书

  见证人:杨素群,博才寄宿小学党总支书记

  “那时西区沿江才五所小学,学校里学生也不多,城里随处可见鱼塘、菜地。现在不同了,岳麓区的优质教育资源成为了吸引人气的重要因素。” 1987年来到岳南路小学任教的杨素群,在岳麓区一干就是31年,经历了岳麓教育在改革开放中的飞速发展。

  

  杨素群

  1996年,长沙将原来的西区调整为岳麓区,之前相对成熟的商业中心被划走,留下了10余所高等院校和中小学校。结合区情特色,岳麓区将教育作为立区之本,致力延续“湖湘文脉、教育高地”的荣光,以湘江为轴,“西文东市”的格局逐渐成型。

  也就是那年,乘着教育办学体制改革的东风,为满足日益增长的多元教育需求,岳麓区创办了首个公办民助的博才寄宿小学,1997年,杨素群成为了这所新型学校的“掌门人”。自此,她和岳麓教育腾飞史紧紧捆绑在了一起。

  既想干事业又想培养好孩子的父母们对它“趋之若鹜”。2003年,学校发展到了36个班,场地爆满。为此,杨素群和她的同伴们在岳麓区教育局引导下,决定在咸嘉新村开办博才的第二个校区,取名博才咸嘉小学。

  改革路上没有一帆风顺。当六年级的家长得知孩子将要换校区时,群情激奋的他们将一杯热水当头泼向了杨素群。至今回想起来,杨素群笑言那是“人生最大的尴尬”。第二所学校的开办意味着博才从此不再是一个“单数”,开启了长沙教育界集团化办学的道路。

  当时代的年轮滚滚走向21世纪,曾经的河西已换新颜——岳麓区的区域面积不断扩大,区内发展高地如春潮涌动。在“教育领跑城市发展”理念下,岳麓区快速破解了城市扩容与教育资源结构性短缺的矛盾。

  2008年,望城县的含浦镇、坪塘镇、莲花镇、雨敞坪镇4个镇先后划归岳麓区管辖。城乡教育一体化的课题摆上了议程。杨素群带着博才寄宿小学的教师们对接了雨敞坪镇瓦灰小学、卯田小学,为他们送去教学设备,帮助完成标准化建设,派送骨干力量支教等。城市学校与农村学校的结对、手牵手,共享了好的教育资源,实现了城乡教育的均衡发展。

  同样,一个个楼盘如雨后春笋矗立起来,梅溪湖国际新城、洋湖新城等新的区域中心也在湘江西畔崛起,众多新居民的入住带来了旺盛的适龄儿童读书需求。在岳麓区政府支持下,博才金峰小学、博才阳光小学、博才卓越小学、博才梅溪湖小学、博才中海小学、博才洋湖小学……岳麓新城发展到哪里,博才学校就办到哪里。到2018年,以博才命名的学校已经发展到了18所,成为长沙市教育界一张闪亮的名片,杨素群也成为了“博才教育联盟”的主席。

  博才学校的变迁折射了岳麓教育的发展。40年来,岳麓区集聚了22所高校和科研院所、109所中小学校、93所民办学校、134所幼儿园,勾勒出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“一条龙”的全学段优质教育资源黄金带,基本形成了5分钟小学就学圈和10分钟中学就学圈,收获了“湖湘名校,尽出岳麓”的美誉,“岳麓山下好读书,岳麓山下读好书”已成为广泛共识。

  岳麓新城创业正当时

  见证人:吴建平,湖南岳麓山集团总裁

  40年前,位于溁湾镇的麓山宾馆绝对是河西楼宇制高点。40年后的今天,湘江西岸,高端楼宇鳞次栉比——328米的湘江财富金融中心、241米的希尔顿酒店及湘江豪生酒店,一栋栋高品质宜居住宅数不胜数,与巍巍麓山构成湘江西岸一道靓丽的城市天际线。

  

  吴建平

  “改革开放给了创业者机会,给了民营企业发展的舞台。”日新月异的巨变背后催生了一朵铿锵玫瑰——她就是湖南岳麓山集团总裁,湖南岳麓山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吴建平。

  “村里都指望着那点活钱,企业可不能垮。村委会最终决定把这个只有负债、起不动、等待破产清算的小厂交给了我。”上世纪80年代,市场经济浪潮兴起,因生产经营没能随市场法则调整,左家垅村的村办小企业、长沙市凸凹塑料包装厂出现亏损,举步艰难,29岁的吴建平主动请缨。

  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是一件很难让员工接受的事情。吴建平大胆创新,一面做思想工作,一面拓展市场,坚守成本核算,以市场需求定产定销。一年下来,村民惊喜发现,吴建平真有两把刷子,企业扭亏为盈,村里的经济又活了。

  “只要霸得蛮,没有做不好的。”1990年,她再次毛遂自荐,接任连年亏损的麓南商场总经理,使这家昔日亏损大户一跃成为利税大户。之后,吴建平大胆投资兴建了湖南省首家由农民创办的娱乐城——华龙美食娱乐城,为长沙河西高校区商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2000年6月,“扭亏专业户”吴建平被上级任命为濒临破产的长沙市岳麓山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。这位建筑行业里罕见的女性负责人,一改让技术人员只埋头干活的传统模式,把他们送去学习,钻研业务,打造出一支高技术人才队伍。她率领这支队伍,开启了长沙市岳麓山建筑工程公司的飞速发展之路。

  就这样,1966年那个小小的郊区施工队,2004年正式改制成为民营所有制企业,从单一的建筑施工,逐步发展成为集开发、建设、投资、酒店餐饮于一体的全产业链集团公司。在近年的捐款助学、扶贫帮困、抗洪救灾等活动中,公司累计捐助资金980余万元。

  如今,岳麓区产业转型正稳步推进,不但传统的房地产业连续4年领跑全市中心城区,新兴产业也来势喜人。“好时代好机遇,我们正在转型升级,寻求更大发展空间。”59岁的吴建平创业激情满怀,她一面适应新形势对老企业实施智能化、数字化改造升级,一面迎着国家政策东风,投资8亿元开辟起健康产业园,主攻健康食品和医疗产业。

  女儿刘婧也开始成为吴建平的左膀右臂,“作为在岳麓区这片土地上成长起来的本土企业,乘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东风,我们将积极参与到‘知识岳麓’‘创新岳麓’的建设当中,为岳麓发展作出更大贡献。”

  贫穷荒山成了农业休闲胜地

  见证人:余海明,长沙星海休闲山庄董事长、湖南星海农副产品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

  40年前,这里还称“洋湖垸”,满目皆是菜地、鱼塘,一到湘江汛期就成为泄洪大垸,转至湘江枯水期又成了干旱重灾区。

  “‘洋湖好大一丘,十年九不收’说的就是我们那儿。如今你看看,多热闹多美丽!”从一无所有的农村穷小子到坐拥千万资产的农业休闲产业领头人,49岁的余海明见证了河西农村和农民生活的巨变。

  余海明出身贫困,16岁之前没睡过床铺,一家五口人挤在一间漏风漏雨的土砖房里。初中辍学的他正好赶上了改革开放风起云涌之时,萌生了做蔬菜生意的念头。

  

  余海明

  当时的坪塘镇洋湖村是老蔬菜基地,以韭菜和葱种植为主。“我在曙光路边做起了韭菜生意,家里一下子宽裕起来。”余海明细心地发现各大高校食堂采购的大车来了后,大家都会乱作一团。“卖菜的只管收钱,不帮忙码菜,车子一动菜就滚了一地,我主动帮他们码菜,不额外加钱,久而久之,好几所高校的食堂都来找我订货。”

  灵活的头脑、勤快的手脚,让他慢慢积累了客户与供应商资源,生意一天比一天做得大,积累了人生的第一笔财富。

  1991年,余海明搬入新开张的长沙马王堆蔬菜批发市场,拥有了自己的第一间门面。这时候的他早已不满足于只做本地菜,而是成立了湖南星海农副产品配送中心,将生意网延伸到了全国各地,做起了大批发。为扩大规模,1997年,余海明搬入新开张的红星蔬菜批发市场,现已拥有固定合作客户100余家,配送车辆十余台,分送60多个食堂,是长沙规模最大的蔬菜配送商。

  2008年,村里被征拆,余海明成了一名拥有千万元巨款的征拆户。干些什么好?他做了个惊人之举——跑到坪塘最南边的太平村,包下了一座300多亩的荒山野岭办星海现代化生态农庄,前后砸下2000多万元现金,一次性付清了30年土地流转的承包费。

  很多人说他傻。太平村和湘潭搭界,出村进城一路泥泞,半天才能上主路,余海明花了200万元运石头才勉强修了条路。妻子不干了,但一向温和的余海明却犟了起来,不断将蔬菜批发赚的钱投入到山庄中。

  随着中央对三农产业的重视和扶持力度的加大,到农村里流转土地发展休闲观光旅游农业成了时尚,坪塘大道边也因大王山旅游度假区的火热开发热闹起来,余海明的农庄生意越来越好。“2016年农庄开始盈利了,现在大家都讲,我怎么又跑到前头去了?”

  40年过去,如今的洋湖无论是农业生产还是农村面貌、农民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艰苦奋斗的岳麓人也用智慧和汗水换来了越来越好的生活、越来越多的幸福感。“下一步我要延伸产业链,做蔬菜加工,解决农业企业销货这一痛点。”新时代,余海明有了新的奋斗目标。

  先要立地,才能顶天:

  每一项研究都以实际问题为导向

  见证人: 陈晓红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湖南商学院校长

  “新时代新机遇,值得我们做的事很多,必须争分夺秒。”见到湖南商学院校长陈晓红已经是傍晚时分,她刚刚结束一场长达两个多小时的“大数据驱动的管理与决策研究”国家自科基金重大研究计划集成项目的研讨会,即将开始另一场会议。语速极快、思维敏捷、行动风风火火是这位学术界女神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。

  

  陈晓红

  也正是以这种披荆斩棘、一往无前的精神,她在管理科学与工程、工商管理、金属矿产资源开发利用、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工程建设、中小企业融资等多个研究领域取得重大研究成果,撰写出数百篇重量级论文,其中被SCI和SSCI检索的230余篇,ESI前1%高被引论文40余篇,入选科睿唯安公司(Clarivate Analytics)发布的2018年全球“高被引科学家”。

  “不能单纯在书斋里做学问,而是要把学问与国家的改革开放紧密契合,要把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,推动经济社会的发展,这样才会有价值、有成果。”30余年奋战在科研一线的她,带领科研团队承担了国家级重大和重点项目30余项,省部级项目200余项,立足国家重大需求,解决中国情境下的重要现实问题,把顶尖的科学研究成果写在中国大地坚实的答卷上。

  “改革开放是最大的政策红利,为推动中国快速发展释放了非常多的创新活力。”陈晓红觉得自己很幸运,她是“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”获得者,2005年荣获“国家科技进步”二等奖,2008年当选“改革开放30年湖南杰出贡献人物”,2009年获“芙蓉学者计划”贡献奖,2017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。“40年来,我一直身处这场轰轰烈烈的改革浪潮之中,见证并参与了多项前沿科技逐渐成长并与国际接轨的过程,也亲身感受到了中国科技力量的提升与崛起。”

  1979年,得益于高考制度的恢复,16岁的陈晓红以高出重点线50分的成绩考上中南工业大学(现中南大学)计算机系。1994年陈晓红被教育部派往东京工业大学做访问学者,这是一所著名的老牌理工类大学,很多人要花七八年才能取得博士学位,但陈晓红仅用4年就毕业。

  2000年,在大量调研考察中小企业基础上,她撰写了《关注中小企业融资》并首次提出了逐步建立完备的中小企业金融体系,引起国内学术界广泛关注并获得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批示。“真的备受鼓舞!”正是当年的激励让她坚定了自己的追求:“每一项研究都以问题为导向,对接国家重大战略和需求,解决实际问题,并将成果转化应用,是我们学者的使命和担当!”

  2009年至2014年,陈晓红担任长株潭城市群国家“两型社会”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领导协调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,牵头制定并出台了16项“两型”标准,负责组织并提出了包括资源型价格改革、绿色金融改革、两型标准体系的建设改革等在内的106项改革创新的举措。2014年9月,陈晓红出任湖南商学院校长,2015年11月,湖南商学院大数据与互联网创新研究院成立,在陈晓红的领衔下斩获多项荣誉:教育部人文社科优秀成果奖一等奖1项、二等奖2项,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1项,湖南光召科技奖1项等重量级奖项14项。

  奔跑的步伐不曾停歇且不断加快。2017年陈晓红和团队开始关注区块链技术,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,她率先提出加强区块链法律法规和行业标准规范制定的建议,“我们正在研究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推动区块链发展,推动传统产业信息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转型升级,推动智慧城市、智慧生态文明、智慧环保等建设。此外围绕国家创新驱动,我们也在创新创业、创新机制方面做一些研究。”

  去年以来,湖南省着力打造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,湖南商学院和中南大学、湖南大学等成为大科城重要的合作高校。“高校学者先要立地,才能顶天。把高校的优秀成果进行孵化、转化,从而形成产业优势,让更多学子留下创业兴业。而我们院士、教授,特别是数百万校友,要为大科城提供宝贵的智力支持。”

  目睹国家改革开放40年发展带来的朝夕之变,从关注中小企业融资问题、信息与决策支持平台研发,到以标准引领“两型社会”建设,从以一校之长培养了千万青年人才,到以智慧和激情助力麓山脚下湘水之畔大学城的迅猛崛起,陈晓红初心不改。

  

主办: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政府    联系电话:0731-88999998    承办:长沙市岳麓区信息中心    技术维护:0731-88999912 网站标识码:4301040051    备案许可证编号:湘ICP备06002158号         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29号        站点地图
主办: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政府 联系电话:0731-88999998 承办:长沙市岳麓区信息中心 技术维护:0731-88999912 网站标识码:4301040051 备案许可证编号:湘ICP备06002158号
个人主页
区长信箱
微政岳麓
政务微博
岳麓政府门户网移动版
智能问答